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惹爱成瘾 > 第一百五十四章 你的名字还挺好用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太妹被两个警察蛮横的扯了出来,一进办公室,就被推到了蓝修的面前,“就是她。92Ks.Com”

  蓝修冰冷的视线,落在了太妹那张非主流的脸上,“我嫂子脸上那一巴掌,是你干的?”

  “没,没有。”她赶紧矢口否认。

  “监控。”蓝修并没有动怒,而是淡淡开了口,视线越过太妹。

  王有明对一旁的助理说道,“赶紧去吊监控过来啊1愣着做什么!找死吗!”

  他现在只想快点送走这尊大佛啊。

  监控马上被送了过来,太妹已经被吓得面无血色,在蓝修还没打开电脑查看前,咚的一声跪了下来,乞求的说道,“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听着,不是故意的这几个道歉的字,只适合跟自己的父母说,跟其他人说,没用。”蓝修用带子戳着太妹的额头。

  太妹吓得不仅出了一身的冷汗,泪水也是止不住的流淌着,“我知道错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蓝修冷艳的笑了笑,“你要感激我不打女人这个原则,不然你现在,就跟他们一样了。”

  他的手,指着昏厥在地上的两名警员。

  太妹吓得一下子坐在了地上,仿佛失去了支撑力,呆呆的看着蓝修,眼神无比绝望。

  蓝修站起身来,修长的风衣将他伟岸的身子包裹得十分有型,俊美的面容上,永远都带着炫目的黑超。

  即使是在夜色之中,也是如此。

  薄唇微微一勾,冷冷的吩咐,“如果那个姓严的女人还找来的话,你们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王有明愣了一下,随即便明白他的意思,马上点头,“知道,知道。”

  蓝修这才淡漠的转身,带着几个随从离开了。

  而太妹却不知道,等待她的,是一场她付不起的代价。

  沈氏医院,祁云墨一直守在医院照料着,因为知道龙夜爵会回来,他才没去警局查看情况。

  这样的事情,龙夜爵回来解决得更利落。

  他目前来说,好似羽翼未丰。

  不过唐达成成为植物人这件事情,是如何都挽救不了的。

  沈氏医院有很多的脑科权威,但都束手无策。

  沈少恭原本带着楚临湘在国外做检查,但被龙夜爵一通电话,也给叫了回来。

  等龙夜爵赶到的时候,沈少恭也抵达了医院。

  沈少恭的专业项目是骨科,也是为某人去学的,脑科这方面,他也有涉猎。

  同时回来的,还有龙夜爵让他在国外请的两个业内国际级别的权威专家。

  唐绵绵醒来的时候,两人已经抵达医院了,她愣愣的看向龙夜爵,“你怎么知道?”

  “祁云墨都告诉我了。”他开口解释。

  她这才明白过来,被龙夜爵拥着往病房走去。

  “我已经请了几个权威专家来给爸做检查,绝对不会放弃任何一丝的机会。”

  唐绵绵哽咽的点头,想说话,却发现被哽在了喉咙。

  当她出现,消沉了一天的陈秋华立马冲了过来,拉着她的手上下检查,说话也十分激动,“没事吧?你总算回来了,吓死妈妈了。”

  “没事,我说过会没事儿的。”

  唐绵绵笑了笑,宽慰陈秋华。

  走的时候,她是忐忑的,但她也相信,龙夜爵肯定会回来救自己。

  不管早晚。

  但却没想过只不过才十几个小时的时间,他就这么从国外赶了回来。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你爸爸已经这样了,你再有事,妈也活不下去了。”陈秋华揩着眼泪,心里的担惊,总算稍稍平息下来。

  “妈,我已经给爸找了最好的医生,一定会尽全力救爸的。”龙夜爵拍了拍岳母的肩膀。

  陈秋华出了点头,还是点头。

  沈少恭跟一群医生护士走了进来,围在床边的人都退了开来,给医生留了位置。

  几人会诊起来,不时讨论着专业术语。

  因为是说的法语,唐绵绵听不懂,只能根据几人的表情来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龙夜爵拥着她坐下,而安义也给唐绵绵买来了吃的。

  都是一些稍稍轻淡的食物。

  唐绵绵闻到了饭香,才发觉肚子早已经不受控制的叫了起来。

  她趁着会诊的机会,喝了一碗粥,稍稍温饱了肚子,来保持自己的体力。

  沈少恭跟几个专家会诊完毕,各自做了记录,其他人先行回去了,而沈少恭走了过来,摘下口罩对龙夜爵说道,“事情有些棘手,我们一致得出的结论是等这几天危险期过后,再做详细的脑部检查和神经测试,如果能有反应的话,说不定会清醒过来,但如果没有,还会为此原来的诊断。”

  唐绵绵咬着唇,眼眶又开始湿润起来。

  植物人,这是一个多么恐怖的名词。

  曾经她以为,这样的事情不会出现在自己的世界里。

  可现在,她才明白,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看着一动不动的父亲,她背过身去,靠在龙夜爵的肩膀上,哭得不受控制。

  陈秋华经过了一天的沉淀,已经没有那么浮躁,坐在了唐达成身边,握着他的手说道,“老伴儿啊,你不是一向都喜欢指手画脚的吗?我现在什么都做不好,你不来指手画脚的,我还真不习惯了,赶紧醒来,继续指使我吧,我保证不跟你反抗了。”

  床上的人儿,依旧一动不动。

  唐绵绵咬着唇哭着,压抑得哭着,不让自己苦出声音。

  龙夜爵一直搂着她的腰,给与她最大的支撑。

  怕陈秋华一个人胡思乱想,唐绵绵让她跟自己回去住。

  陈秋华也没反对,在龙夜爵安排好了24小时的看护之后,才带着她们母女二人回了海天一线。

  安义已经将陈秋华的行礼都取了过来,连带着唐达成的衣物。

  一看到那些衣服,陈秋华又是一阵泪如雨下。

  唐绵绵相劝,可却发现不知道该说什么。

  因为她自己心里也很难过,只能抱着母亲说道,“妈,你这样子,爸爸肯定不喜欢的,你知道他,虽然板着个脸,但一直对我们的要求都是要开开心心的过日子,你这样,他会打不及格哦。”

  “是,是。”陈秋华抹掉眼泪,露了一个笑容,“以后,我不暗自悲伤了,我得陪老头子开开心心的过日子。”

  “嗯。”唐绵绵心里酸涩,但面上却没表现,抱着母亲一遍遍的安抚。

  等陈秋华休息下了,她才回到房间,只觉得筋疲力尽的感觉。

  龙夜爵在露天花台打电话,声音有些冷,“对不起,史密斯,事出突然,我必须赶回来。”

  他说着流利的美式英语,唐绵绵只能听懂简单的。

  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

  龙夜爵的表情越来越凝重,到最后,他只说了一句话,“买卖不成仁义在,那期待下次跟史密斯先生的合作。”

  这一句,唐绵绵没听懂,但根据他脸上的表情来看,绝对不是好消息。

  是生意上的事情吧。

  唐绵绵眉头蹙了起来,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龙夜爵一转身,便看见了她,笑容扬了起来,走过来把她身上的睡袍拢了拢,“站在这里做什么?这里有风,去床上躺着,暖和点。”

  唐绵绵顺从的上了床。

  而龙夜爵关了拉门,又拉上了窗帘,顺带将暖气调高了一些,才看向唐绵绵,“我给你擦点药。”

  “什么药?”她有些迷糊。

  “你脸上。”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才知道他说的是自己脸上被太妹打的巴掌印子,主动说道,“那个小妹妹不懂事,我们起了争执,所以她误伤了我。”

  龙夜爵早已经知道了内情,听到她还为太妹说话,才叹气道,“她是收了别人的钱,进去故意为难你的,你还给她说好话。”

  “真的吗?”

  唐绵绵这下是真的意外了。

  她以为,那太妹不过是心气太高,所以才会跟她起争执。

  可谁知道居然是收了钱进去的,她拍拍心口,有些松一口气的感觉,“还好,她只是给了我一巴掌,当时我拿你出来吓唬人的,她才没敢动手。”

  “是吗?”他微微扬唇,见她能说这些事情,便明白她心里稍稍松懈了,不那么大压力了。

  唐绵绵歪着头让他给自己抹药,一边说道,“看来你的名字还挺好用的。”

  “嗯,以后你随便拿出去用。”他还跟着符合。

  唐绵绵噗嗤一下笑了起来,“你还真以为那么好用啊。”

  龙夜爵收起手中的药,用指腹在她脸上微微的均匀按摩着,声音清冷了几分,“的确不好用,所以,我得更努力才行。”

  “我不是那个意思。”唐绵绵一听这话,有些着急了。

  “我知道。”他看了看她的脸颊,确定没什么事儿,才拿起医药箱放回原地,回头对她说道,“我去洗澡了,你先睡吧。”

  “不,我要等你一起睡。”她从未对他撒娇过,这会儿却撒娇起来。

  龙夜爵微微挑眉,一双狭长桃花眼涌动过奇异的光。

  唐绵绵立马缩了缩头,“我的意思是,我们一起睡觉。”

  他轻笑了一声,才转身去了浴室。

  一到浴室,他将所有的水龙头都打开,一水声掩盖里面的声音。

  终于,心中的怒气还是爆发,他一拳头打在了墙壁之上。

  似乎觉得这样不解恨,又狠狠的来了几拳。

  直到洁白的瓷砖上,浮现一朵朵血色之花,他才喘着气,睁眼看向镜子里阴沉的自己。

  心里的狂吼只有一句。

  龙夜爵,你居然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女人!

  这样的局面,他一定不要在看到,一定不要!

  他要变得更强大才行!

  平时总是跟祁云墨说,要保护好自己想要保护好的人,可到自己这边的时候,终究还是出了纰漏。

  手背上的伤口,还在涓涓的流着血,他面无表情的放在热水龙头下,冲洗起来。

  温度稍高的水,撒在伤口上,无比的痛。

  可他,却没有半分的动容,任由温度一路飙升,直到自己已经感觉不了疼痛为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