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足球]]以队医的名义 > 4、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本泽马眼里还是充满了恐惧,他在媒体和球迷面前一向是个放荡不羁的潮男,想不到也有如此害怕的时候。强有力的手臂一撑,就想从床上跳下来:“不不不,这个真不行。你没看到当时Mateo的表情,还有他扎针的地方,好大一块淤青,我们可是被他吓死了。”

  另一边正在做放松按摩的马塞洛听到队友的鬼叫,三两步就蹿到了他们跟前,坏笑着伸出手:“需要我帮你按住他吗?”

  林巍摇了摇头,示意不必。他笑起来眼睛弯成了月牙的形状,特别具有迷惑性。一偏头,看到旁边有一个矿泉水瓶,于是让佩雷斯帮忙拿着。持针的右手手腕一旋,众人的视线还没捕捉到他的动作和针的运动轨迹,那根毫针已经隔空刺透了矿泉水的瓶盖。

  “oh my god!”马塞洛一声惊呼,不可置信的看着同样也是一脸惊愕的佩雷斯,“你看清楚了吗?我刚才是不是眼花了?”

  佩雷斯半天没合上嘴:“不,你没有,真的是太酷了。”

  马塞洛看向林巍的眼里竟然有了几分崇敬:“果然中国人都是会功夫的,我也要试试。”

  能将柔软的毫针隔着两三厘米的距离刺穿坚硬的塑料瓶盖,这不仅需要惊人的指力,更需要手腕的寸劲儿,没有经年累月的苦练是不可能做得到的。

  果然,马塞洛光是把那根毫针□□就费了点力气,换个地方想要扎进去,结果使劲儿一戳,针就已经弯了。

  林巍转头去看此刻正准备下床,却僵在那里保持着滑稽姿势的本泽马,用最温柔和缓的语气说道:“没关系,你下来站着我也能扎。”

  某人立刻化身为可怜巴巴的萌喵,又把腿收了回去,一动不动的躺好。

  林巍这种飞针进针的手法就是快准狠,破皮的时候几乎没有痛感,而进针之后也不用行针,穴位的酸胀感就已经非常明显了。

  本泽马脸上的表情不可谓不精彩,穴位传来的强烈针感让他整个人面部表情扭曲,酸爽极了。旁边自己的队友一个劲儿的惊叹来自东方神秘古国的神奇医术,根本不关心他此时此刻的感受。

  林巍拿过电针仪,一边把一头的夹子夹在针柄上,一边给佩雷斯解释穴位配对的原则:“一根线有两个夹子,通常来说选同侧,或者同经络的穴位配在一起。”

  佩雷斯听不懂:“什么叫同经络的穴位。”

  林巍脸上露出春风般和煦的微笑:“你连最基本的经络和穴位的概念都没有,怎么会想起来给球员上针灸?”

  佩雷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我以前跟着一位针灸师父学过一点,他说扎四肢是很安全的。”

  “没有什么是绝对安全的。让我猜一下,你当时有可能扎到了皮下浅表又较粗的血管,没有及时加压止血,导致皮下淤血。”林巍并非无端猜测,他刚才听到本泽马说了一句,科瓦契奇受伤的部位有一大片淤青。

  佩雷斯眼里充满了惊讶,看向林巍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未卜先知的预言家。然后一脸憧憬的说道:“Van你做我师父吧,我要跟你学神奇针灸,就刚才那招。”

  旁边还有个蓬蓬头跟着起哄:“我也要拜师,跟Van学中国功夫。”

  林巍调好了电针仪的频率和时间,准备去看看另一边正在做理疗的拉莫斯:“我不会功夫,我们家也不养熊猫。”

  拉莫斯的情况有些复杂,他在10月份与马德里竞技的德比之战中肩部受伤,后来还因此退出了西班牙国家队。休整了几周之后,到了11月的国家德比,意义非凡的比赛,他决定带着尚未痊愈的肩伤出战。

  很不幸,这场比赛他们不但以0比4的比分在伯纳乌球场惨败,拉莫斯肩伤复发,反而留下了更为严重的隐患。之后他决定对肩膀进行手术,并在媒体面前坦言,每天都在忍受肩膀剧烈的疼痛,对于皇马医疗团队没有半分信任可言。

  在队长这里,似乎现在皇马医疗队的任何一名成员都无法得到他的信任。林巍也听说过,之前被奥尔默解雇的那名理疗师和拉莫斯的关系相当好。传言,皇马队长还因此曾经与医疗主管发生过激烈争吵。

  当然,这只是媒体的小道消息,是真是假,林巍也不可能找两位当事人确认。但从拉莫斯对自己的态度,林巍就能明显的意识到,他不可能像对本泽马或者马塞洛那样,用一些无伤大雅的小伎俩,拉近与他们的关系。

  但这并不妨碍林巍进行他的本职工作,一番查体之后,他对拉莫斯说道:“看起来恢复得不太好。”

  本来是伤停6周,但6周之后又是6周,能好才怪。

  “是的。”拉莫斯点了下头,语气淡淡的。

  “你的肩关节动过手术,恢复并没有达到预期。咱们需要一点耐心。我建议跟换治疗方案,这样能缩短你的恢复期。”

  “不用、”不出意外地,他的建议被对方言简意赅的两个字拒绝了,且丝毫不给他商量的余地。

  林巍知道,自己刚入职不到一周,还是个新人。在球员和医疗组关系敏感的当下,他想要完全取得对方的信任,让包括队长在内,每一位受伤病困扰的球员完完全全将自己的身体健康交给他,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欲速则不达,他得慢慢来。

  第二天,照常来理疗室接受康复治疗的本泽马,一见到林巍就兴奋得不行:“我今早起来就感觉膝盖好多了,虽然还是有一点疼,但和前一周比起来,感觉是不一样的……”他说着还比划了两下,“总之,你懂我的意思,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中国的针灸真的那么神奇。”

  “不完全是针灸的功劳,”林巍站在一旁看佩雷斯给他做推拿,时不时的交流两句重点刺激和放松的肌肉,“主要是治疗方案的改变,也包括仪器和按摩。”

  五天之后,林巍给本泽马进行了一次查体,膝盖的运动完全没有问题,按压患处疼痛消失。内侧副韧带和半膜肌的损伤都已经痊愈。

  但他的上司在皇马工作了近三年,知道各位大爷都不是好伺候的主儿,也不敢拿球员的身体开玩笑,更不想看着林巍这个刚入职的新人大出风头。

  于是奥尔默先生向齐达内踢出了自己的看法:“由于之前的漏诊,针对半膜肌的损伤治疗时间只有五天,这太短了。保险起见,希望能让Karim再做一周康复。”

  林巍没有说话,对方也说了“保险起见”,他没必要这个时候站出来和领导对着干。希洪竞技也并非什么难缠的对手,本泽马上不上场也并不一定影响什么。

  但齐达内有自己的想法,贝尼特斯丢了这么个烂摊子给他,成绩一塌糊涂也就算了,伤员还那么多,包括卡瓦哈尔、贝尔、克罗斯以及瓦拉内在内也都是刚刚伤愈复出。拉莫斯、卡塞米罗、本泽马还伤着,在锋线上,真正能够稳定首发的就只有C罗。

  “先跟全队一起合练,这两天看看情况再决定要不要上场。”

  林巍经常也会站在场边看一线队的训练,尤其是伤愈复出的球员刚开始跟随全队一起合练的时候。

  虽然这几年在拜仁慕尼黑的学习和工作经历让他大大小小的球星也见过不少,但还是不得不承认,即便是在训练场上,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也一定是众多明星中,最能吸引观众目光的那一个。

  因为在拜仁的时候林巍只是跟随沃尔法特学习,两年前皇马与拜仁的欧冠比赛,他正好回了学校处理一些事务,错过了那两场比赛,因此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看C罗踢球。

  那真是一种很奇妙的感受,视线总是会不自觉的追随那个人的身影,他的每一次触球都好像一次精彩绝伦的表演。林巍甚至忘记了他本应该关注的人是本泽马、瓦拉内他们几个刚刚伤愈复出的人。

  站在一旁的体能教练哈维尔•马略笑道:“看来我们这里又多了一名CR7的粉丝。”

  林巍替自己辩驳道:“其实教练才是我儿时的偶像,不过……”

  “我猜你的下半句一定是,现役里面最喜欢的的确是Cristiano Ronaldo。”

  林巍不大好意思的低下了头笑了笑,的确如他所说,作为一名美菱格,他最喜欢的现役球员那必须是C罗。

  2016年1月17日下午4点,15-16赛季西甲联赛第20轮,皇家马德里在伯纳乌球场迎战希洪竞技。目前在积分榜上,皇马排名第三,希洪竞技倒数第二。双方实力差距悬殊,况且客队已经是客场六连败,距离第七场客场失利似乎并不遥远了。

  在上一轮对拉科鲁尼亚的比赛中,齐达内上任以来的第一场比赛就取得了5比0的大胜,之后的赛程于齐祖和他的皇马而言看起来还算友好,正是缩小与榜首积分差距的好时机。

  第一次穿着胸前印有皇马队徽的训练服,跟随球员们一起乘坐大巴抵达圣地亚哥•伯纳乌球场,眼前是由数万美菱格组成的,一望无际的白色海洋,耳朵里都是他们在高歌“Hala Madrid”。林巍有一种强烈的做梦一般的不真实感。

  拎着医疗箱,跟随在众人之后在万千球迷的欢呼声中走进球场的时候,林巍有点走神。

  他想,如果自己是一名球员,能加入皇马,在伯纳乌为自己梦寐以求的球队踢球,大约也就是现在这种心情了吧。

  三天的合练之后,不出林巍预料,本泽马不但进入了本场比赛的大名单,还被齐达内安排在了首发位置。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齐祖对他这位法国老乡可谓是照顾有加,同时也对他在这场比赛的表现寄予了厚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