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赵飞扬苏雨萱 > 第75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gonb.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5章

  散朝之后,皇帝召程政允往御书房说话。

  “爱卿。”皇帝道,“陈家人下好厉害啊。”

  程政允叹息起来,“虽如此,但臣以为这或许是个会。”

  “爱卿何意?”

  程大人说道:“陛下今日殿上将此时转交内职司处置,不就是为他争取时间吗?依我看莫不如借此会,再给赵恪一只臂膀。”

  “爱卿所指何人?”

  “罗通。”

  “罗通?”皇帝想了想,“满朝武,并无此人吧?”

  程大人颔首,“罗通乃赵恪的护卫,出身江湖,此次经武前夕,赵恪曾特意找我,举荐此人,其言此人有不世英雄之气,武艺高强且怀绝技。”

  皇帝点点头。“只怕没有合适的位置。”

  “有的陛下。”程大人到,“他既是赵恪的护卫,莫不如还让他做个护卫;再任罗通代军校职,则水到渠成。”

  “就依爱卿,拟旨发经武司。”

  “诺。”

  王都外,驿道上。

  飞马夤夜狂奔,马上骑士铠甲破损,腰上也只剩刀鞘还在,他的狼狈正好对应了他的遭遇。

  狂奔二十日,厮杀十场。

  他还有命,已是不易。

  “站住!”

  王都城门处,守备的禁军当即拦住了他,此时已是门禁,除非紧急军务之外,其余擅闯城门之人,甚至可以就地正法。

  “速速下马!”

  任由禁军如何叫喊,可那骑士却仍然飞马疾驰,无奈之下,禁军们只好挺起拒马这才拦住那一骑人马。

  “大胆!”

  不由分说,禁军上前一把扯下马上骑士,只此刻方才发现这骑士早已昏厥。

  “醒醒!”

  禁军们呼唤下,骑士方才苏醒,虚弱非常却很慌措,“苏,苏定方将军帐下宋若虚,有紧急军情,禀,禀”

  言及此处,骑士再度陷入昏迷,幸得禁军们听清了他说的话,找到他身上得军牌之后,连忙抬着他牵着马,将其送入宫。

  大梁制度,凡紧急军务声明需面呈皇帝者,一旦确认身份无论何时,皆需直送王庭。

  御书房内,皇帝陛下此时眉头紧锁,宋若虚禀报之后便一直躺在临时得床榻上,这是他第次昏迷,其实也不怪他无礼,经过太医诊治方才得知此人竟身负战疮二十一处,其两处足以致命,他能活到现在,太医们都大呼神奇。

  李公公一直陪在皇帝身边,他不说话,作下人得也不作声。此刻就听门外有人来报:“禀陛下,程政允大人、谢宏阗将军到。”

  “快请!”

  二人入内,见礼陛下。

  “二位爱卿,这是苏将军的战报。”

  二人看过,也是眉头紧锁,作为王都禁军左领的谢宏阗开口:“陛下,苏将军,威矣。”

  “谢将军怎么看?”

  谢宏阗道:“内外交夹,更有不明之人从作梗,为苏将军及所部计,陛下当造作定断。”

  皇帝颔首,又问程政允,“爱卿有何看法?”

  “臣以为谢将军所言极是。”

  “二位以为朕该如何?”

  “发兵救援。”程、谢二人异口同声。

  &

  nsp;皇帝道:“派何人前往?”

  “这个”二人似乎有些犹豫,随即谢将军道:“陛下,若如此,臣愿往。”

  “不可。”

  程政允忙道:“若谢将军离都,只恐祸患再起。”

  谢宏阗眉宇一动,扫了他一眼,“程大人此为何意?”

  皇帝咳嗽了一声打断二人,“好了,就事论事,二位有何想法,直言便是;朕已派人去苏家报信。”

  “什么!”

  听闻父亲身陷危局,困顿孤城,苏恒当即披上战衣,撤剑往外就走,幸此刻传信的内侍将他拦住,“苏校尉,奴才能体会您的心情,只现在还要冷静,陛下明日必有决断。”

  “恒儿。”

  苏母道:“听公公的话。”

  “娘!”

  “听话!”

  苏恒猛捶了一下墙壁,方才坐定,而后苏母对内侍道:“多谢您了。”说着,她掏出一封银子塞到内侍。

  “这”

  “您收好。”苏夫人道:“多谢您。”

  送走了内侍,苏夫人终于承受不住,身子一晃若非苏恒眼疾快,恐已摔倒。

  “母亲!”

  “没事。”苏夫人长吸了口气,“扶我回去,回去。”

  在厅堂内,苏家之人尽数在列,赵飞扬当然也在。

  苏将军的遭遇众人尽知,大家此时却都默不作声,面色深沉,气氛更显凝重;终于,苏恒开口:“明日一早,我便向陛下请旨,带兵驰援父亲!”

  “你只是小小校尉,如此之事陛下怎会交付与你?”苏夫人道,“只恐怕陈氏之人也不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

  会允你。”

  “哼!”

  苏恒道:“岂管他们如何,谁敢阻我,我便!”

  “你便如何?”苏夫人瞧着他,不由叹了口气;而此时苏雨萱捅了捅身边的赵飞扬,在他耳边轻语,“你说现在应该怎么办?”

  赵飞扬摇头,“恐怕一切都与老夫人所言一般;苏将军危矣。”

  “那可如何是好!”

  “相信陛下绝不会坐视不理。”此刻,赵飞扬对众人道:“此事,相比明日朝堂必有定论,今夜我等在此讨论下去实无意义。”

  “赵恪你!”

  苏恒大怒,怎想老夫人此时却对他点了点头,“赵恪所言没错,是我糊涂了,咱们散了吧。萱儿,扶我回去。”

  在苏家得到这个消息之前,早在禁军禁军安插了眼线的陈家比他们更早接到了消息,在狂喜之余,他们早就准备好的计划,也在此刻实施。

  凌晨时分。

  这一夜,苏府之人注定无眠,苏雨萱陪着老夫人,苏恒一个人穿着甲衣在院子里发狠,唯有赵飞扬尚在小轩安坐,只是他也未眠。

  对于他来讲,苏将军有特殊的意义;虽与他未曾谋面,可对这位老人,他却深感钦佩,且愿意为他付出些什么。

  “公子。”

  罗通进来了,“苏将军的事,您知道了?”

  赵飞扬颔首,“看来明日朝堂之上,又要波澜四起矣;你陪我走走好吗?”

  罗通应下,两人出了小轩,正巧碰上了在院子练剑的苏恒,赵飞扬本欲上前,可此时就听府门之外吵吵嚷嚷,喧嚣非常。

  下一刻,竟有一群甲士闯了进来,苏府的侍卫虽然紧随却非常谨慎,似乎不敢与他们对峙一般

  亲,本章已完,祝您阅读愉快^0^,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